神仙美眷今何在 與T推車爬過最後那段長坡,拖著疲憊的身子與滿身大汗踏入二哥家門檻,才剛放下背包,『輝堂嫂昨天過逝了。』二哥盯著電腦營光幕幽幽地說。『啊﹗』,T與我異口同聲地租屋叫出聲:『為什麼?』。『聽說是肺腫瘤,已經好一陣子了,只是他們不說,別人也不知道。』 一陣驚訝,驀地腦海空白,瞬即拉回到五十年代。 擁著二伯家屘子的身世,自我有記憶起,輝堂租屋網哥就和小他三歲的妹妹一樣比上兩位哥哥幸運的多。別人趕著牛,奔走於田野,或上山下田為四時輾轉得喘不過氣時,他們卻獨享自由,悠遊於書藝之間,或隨心所欲地直追大兄傲人的背影前行591。瞧在同是求學中但身不由己的另一房的我們眼裡,他們真是集父母親寵愛於一身之天之驕子。兄妹果真表現不俗,雙雙進入他們那一房的強項: 師專就讀。為人師表在當時是既清高又受人尊敬租房子的職業,更擁有無限美好的未來,因此羨煞不少同儕兄弟姊妹。傲人的成就,阻隔了與其他同輩之間的距離,使得彼此的交往不甚熱絡。他活在他的天地,我們則走在自己的軌道上。雖然陸續我買屋們也離鄉背景,浮沉於同個大都會,空間距離縮減了,可也未增長彼此間的感情,只當回鄉偶遇時變得客氣些。之後我們繼續留在這個沒有肥沃土壤的異地權充在地人,當個失根的浮萍。他則選賣屋擇鮭魚回鄉,服務於母校。未幾,認識了堂嫂。他們『郎才女貌』的不食人間煙火般愛情故事,流傳於純樸村里。眾人挑擔趕路的田埂與養牛曬禾的陌頭,存留著他們追逐嬉戲的足跡。姻緣令他房地產留在故里作育家鄉子弟數十年如一日。其後孤傲的樣貌稍卸,但我們的交集還是有限,僅只每年清明掃墓短暫寒暄。 突聞神仙美眷不在,除心頭震盪不已,更感慨人生之無常。 我們兼程趕回,買屋網前往靈前拈香致意。凝望逝者遺照婉約尊貴依舊,然生者宛如一夕灰白的華髮與消瘦的容顏,是歲月無情的刻痕,亦或鰈鶼情深頓失所依之所致?隨侍在側三位晚輩,有乃父當年之神,乍看彷彿買房子回歸三十年前的場景。人生之變易,無人能自主。2008 8/12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租房子
創作者介紹

Sean Penn

ce11cexr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