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九十八年二月三日 早上九點接到葉寬電話,問有沒有事,要不要去龍潭玩?其實我前一晚看網路小說,不小心看到四點才爬到床上去,九點正在起床,接了電話,看看太陽,聽說沒兩天好天氣了,趕快說「好」,就搭上十點的亞聯到龍潭去了。 葉寬開車到車站接我,就直接去九芎。我真後悔忘掉帶相機,我第一次看到接枝的梨樹,原來只是接了一枝那麼短小的枝子在枝頭上,然後就在這枝差不多手指長的枝子上開了梨花。葉寬說她有一年到這片酒店打工梨園的時候,看到園主在每個小枝子上綁了一枝小傘,幫梨花遮風雨,滿園的小傘可愛極了。可是這次我們來的時候,很多梨園都改種海梨了。我在猜想,也許梨園比較需要人力,現在人手不足或是園主年紀大了,已經沒有太多體力照顧園子吧?我們正在猜測的時候,看到一個梨園裡有兩個人,其中一個爬到梯子上,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在每朵花上面去做什麼,我忽然靈光一現──人工受精,不過沒有過去求證。看到整園子裡短短的接枝上開著白花,真酒店兼職的很好看,也很可愛,因為並不是密密的開,卻是計畫生育似的開。今天我算開了眼界──城市土包子開洋葷。 本來要去一家叫「野宴」的餐廳吃飯,沒想到他們休星期二,就轉往小人國旁邊的一家「瓦舍」小飯館吃簡餐。這家餐廳外面看起來是不起眼的鐵皮屋,但是裡面乾乾淨淨的,完全西式簡餐店的擺設,說真的,光看名字和外表,我原以為是那種圓桌炒菜的中式店呢。──重要的是,比起新竹的餐廳,真是物美價廉。(小v啊,妳一定要和同事一起室內設計去吃一次。我今天有把妳們的公司在牆外繞了半圈,好大啊。) 葉寬說我們先回去她家喝茶,再到石門山去走走。我說,也許回去喝了茶再聽她彈彈琴我就賴著不想出來了。她立刻決定我們先去石門山。我都不知道上次來石門山是多少年前了,應該還住龍潭的時候吧?那至少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不是和葉寬就是和沈瑛,沈瑛早已經移民加拿大。每次回龍潭看朋友,幾乎都是在粗坑窯的雅集上,根本不會想上山。這次重回石門山,早忘掉她清秀的面目了。裝潢呼吸著濕潤清涼的空氣,暗暗決定我一定很快的要再來。 回到葉寬那風雅的家裡,她削了兩個蘋果,泡一壺茶。我們一面聊天,她一面收著被太陽曬得暖暖香香的衣物。然後她彈了一首鋼琴卡農變奏曲給我聽,又彈了一曲古箏曲「山丹丹花開紅豔豔」,送我一本「台北人」,然後載我到車站,我回家正好煮晚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室內裝潢
創作者介紹

Sean Penn

ce11cexr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