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幅藝術品在德國慕尼黑一間公寓中被髮現,該事件成為整個11月的熱門話題。
  據信,這批藝術品是前納粹藝術商希爾德布蘭·古利特的收藏品。
  它們是劫掠藝術品嗎?
  作品原主人的後人會提出返還要求嗎?
  美國、法國等方面呼籲德國政府公佈藝術品完整清單,但現擁有者小古利特上月17日回應絕不歸還
  “我知道這些藝術對我意味著什麼:我生命中最好的時光。這些作品反映了我們如何掙扎著接受自己。我想,如果你瞭解這份收藏背後的故事,你會更加理解這些藝術。他們並不算獨一無二,確是最典型的德國故事。”
  ———希爾德布蘭·古利特
  震動藝術界的驚人發現/
  事件震動了藝術界。
  德國人早在去年3月就收穫瞭如此發現,直到不久前,德國《焦點》雜誌上的一篇報道才讓真相逐漸大白於天下。
  該事件可以追溯到2010年秋天。海關人員在蘇黎世開往慕尼黑的高速火車上例行檢查,常常有人攜帶大量取自瑞士銀行的現金,以此規避德國的稅收。海關人員發現名叫科涅留斯·古利特的老人身上攜帶著9000歐元。儘管數額在10000歐元以下的合法範圍內,但還是引起了他們的註意,展開逃稅調查。
  2012年2月,稅務部門對古利特位於慕尼黑的公寓突擊搜查。30名工作人員的集體到訪讓這位穿著睡衣的老人頗感意外,但老人家中堪比藝術界“潘多拉寶盒”的“寶藏”也讓人們意外。1400件作品,工作人員整整搬了4天。
  這批藝術品包括繪畫和紙上作品,其創作者有馬蒂斯、畢加索,還包括德國表現主義藝術家奧托·迪克斯、馬克斯·貝克曼、厄內斯特·基什內爾。這些藝術家都曾受到納粹的誹謗、貶低,其中部分還曾入選1937年舉辦的“墮落藝術展”———該展覽始自慕尼黑,並且在全德國乃至奧地利巡展。
  據信,德國警方發現的這批畫作是科涅留斯·古利特繼承自其父親希爾德布蘭·古利特的。老古利特曾是一名德國現代藝術史學家,曾作為畫商和納粹合作,對收繳的“墮落藝術品”進行處理,因此成為二戰藝術品劫掠史中留名的人物。戰後,老古利特收藏的200件藝術品曾被收繳,經過“古跡衛士”———來自全球的345名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進行調查,最後134件藝術品歸還給了老古利特。
  世人普遍以為老古利特大部分的收藏品都在戰爭期間焚毀了,然而,此次發現的1400件藝術品讓人們跌破眼鏡。日前,德國方面發表了其中25幅作品的名單,而這遠遠不能滿足世人的要求,以美國為首的其他國家敦促德方迅速公佈完整清單。
  檔案里的畫商自白/
  隨著事件公之於眾,媒體開始對老古利特的收藏刨根問底。
  德國《明鏡周刊》在檔案館里找到了一份老古利特寫的文章。在文章中,老古利特透露了自己如何在戰後藏起大部分收藏品避過盟軍的檢驗。文章或許還可以讓人們瞭解當時一個猶太人、藝術史學家、商人的真實境遇。
  “早在1914年以前,我已經開始接觸而今人們所謂‘現代’藝術。年輕藝術家厄內斯特·基什內爾、卡爾·施密特-羅特盧夫和埃里希·赫克爾都是我父親的常客,他們是德累斯頓橋社(德國表現主義一個畫派)創始成員。我清晰記得和母親一起去一家巴洛克燈具商店觀看橋社的展覽,那是1912年前後,這些充滿野性、熱情、力量的色彩,封閉在最簡陋的木質框架中,向中產階級狠狠甩出了一個耳光。還是學生的我也被震撼了。我的母親說我們應該買一件,她帶了一件驚人的木刻作品回家。”
  老古利特成長於頗有藝術淵源的家族,然而兩次世界大戰打亂了這位文藝青年的生活。經歷了一戰之後,年輕的老古利特從戰場回家去法蘭克福學習藝術史,但那時候他的家族已無力收藏藝術品,通貨膨脹榨幹了德國人的錢包。納粹崛起前,老古利特是小城茨維考博物館的館長,在那裡建立起歐洲現代藝術的收藏,而他的品位與希特勒截然相反,同時因為他有猶太血統,先後兩次被剝奪了博物館館長的職務。
  “你很難想象在接下來幾年對於自己珍愛的藝術保持誠實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與媒體為敵,與輿論為敵。我覺得孤獨。儘管我依然有一些朋友,但我的疑慮日增夜長。新藝術依然在生長,畫家在私底下偷偷作畫。奇怪的是,即便在納粹圈子裡,也會遇到對新藝術充滿興趣的朋友。……我在漢堡自己的公寓開了一家畫廊,我策划了一系列新展覽。我的畫廊就像罪惡的巢穴,迅速積累起一批當代藝術作品,而人們熱切地、偷偷地前來這裡。很多偉大的作品經我的手。他們來自畫家、移民和朋友。當然,如果你有勇氣,你也可以在這裡買一些畫,但是,擁有這類畫作是非法的,你也可能因此入獄。”
  納粹開始清理藝術品計劃後,很多被認為“沒有價值”的畫作被焚毀,老古利特相信被付之一炬的作品有80000件之多。“我拯救了很多偉大的傑作免遭毒手,並將之轉售給了偉大的收藏家。比如科隆的約瑟夫·豪布里奇、漢諾威的伯恩哈德·斯布倫格,後者買下了埃米爾·諾爾德所有的版畫和素描。對於新藝術的熱愛或許會讓一個人變得勇敢,但一切都需要秘密進行。”
  文檔共6頁,但其中一頁描述他後期收藏的內容丟失了。在文章最後,老古利特坦誠他將部分作品藏在磨坊的石牆裡面,“我知道這些藝術對我意味著什麼:我生命中最好的時光。這些作品反映了我們如何掙扎著接受自己。我想,如果你瞭解這份收藏背後的故事,你會更加理解這些藝術。他們並不算獨一無二,確是最典型的德國故事。”
  當事人的強硬態度/
  “古利特的角色人盡皆知,但人們都以為那些畫作已經沒有了。”藝術律師弗里德里克·馮·布魯赫爾憤慨地表示,而今,追索之路依然遙遙無期。
  根據法律專家的說法,在德國,將“墮落藝術品”歸還給原主人並沒有法律依據。首先,原主人必須提供相關證據,證明該作品是在受脅迫的情況下轉手的。更複雜的是,這1400件藝術品是調查者從私人處獲得的,沒有法律條文強迫個人歸還藏品。與此同時,相關案件還有30年的追訴時效限制。專家表示,原告可以挑戰時效,但在民事訴訟中,必須證明藝術品所有者清楚知道這是非法所得。
  唯一能夠加快歸還進程的,就是而今藝術品的擁有者,即科涅留斯·古利特放棄擁有權。否則任何一件作品在德國的法律體系下,都需要經過數年時間才可能確定最終歸屬。
  “他們想乾什麼?我只想和我的藝術品生活在一起。”小古利特通過《明鏡周刊》做出回應。在他眼中,自己的父親,是一個將作品從納粹、美國人、俄羅斯人手中拯救出來的英雄。“如果我是有罪的,他們應該把我送去監獄。”他說。他沒有律師。
  據資料顯示,科涅留斯·古利特而今已80歲高齡。根據他的遠房堂兄弟厄肯哈特·古利特的描述,他是一個四處游歷、離群索居、膝下無子的老光棍,幾乎“隱姓埋名”地生活著,偶爾會拿出一兩件藝術品出售以維持生活。
  小古利特會選擇一些當地的藝術商出售作品———至少有一家在瑞士,一家在德國科隆。1990年,他提供的一件藝術品售出了38250瑞士法郎(當時約合48757美元),那是他父親在1938年後以低價購入的。拍賣行拒絕透露具體作品名稱。德國當局還追查到2011年12月拍出的一件馬克斯·貝克曼的水粉畫《馴獅人》,曾作為老古利特的收藏品前往美國參展。2年前,這件作品拍得120萬美元,該價格也是該藝術家紙上作品的最高價之一。
  小古利特的明確拒絕將使歸還工作變得更複雜。根據德國法律,除非有確切證據,否則他就是藝術品的主人。但德國政府已經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向世人公佈了25件藝術品的名單。小古利特也在採訪中表明他被激怒了。“他們是怎樣的政府?居然公開我的私人財產!”他說。
  “我不會與他們聯繫,我也不會免費歸還任何一件作品,不會的。”古利特告訴《明鏡報》。
  如果所有權不能確認,在稅務調查結束後,這批作品將歸還給古利特。
  “有兩種不同的規則:法律規則和道德準則。”失落藝術資料庫的主席邁克爾·弗朗茲表示。“這非常令人氣氛。”倫敦畫商理查德·納吉表示,“即便在這樣非同尋常的發現之後,古利特家族還是能夠擁有這一切。這非常讓人難以接受。”
  (據《東方早報·藝術評論》)  (原標題:震驚藝術界的潘多拉寶盒)
創作者介紹

Sean Penn

ce11cexr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