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看上去像吸毒仔被打傷帶到派出所驗尿
  自稱遭三亞月川派出所數名警務人員毆打,尿檢結果顯示“未吸毒”;經診斷為肝挫裂傷,三亞市公安局河東分局紀檢部門介入調查
  本報訊 日前,三亞市民林先生向記者反映,6月21日,其小舅子黃奕忠在經過三亞月川村新市場時,因被懷疑為吸毒人員,遭月川派出所數名警務人員毆打。隨後,黃奕忠被帶到派出所驗尿,尿檢結果顯示“未吸毒”。事發後,月川派出所警務人員及黃奕忠親屬將其送至三亞市農墾醫院進行診治。黃奕忠的傷情經醫院診斷為肝挫裂傷,目前仍在住院治療。“因懷疑我是吸毒人員,就莫名將我打傷,這種做法太野蠻了,希望警方早日還我一個公道。”黃奕忠說。
  記者 徐一凡 文/圖
  黃奕忠在醫院接受治療
  事發當晚黃奕忠躺在派出所門口(圖片由當事人親屬提供)
  “他看上去像吸毒仔,竟莫名被警務人員打傷”
  據黃奕忠的姐夫林先生介紹,今年30歲的黃奕忠是陵水黎族自治縣新村鎮人,數月前來到三亞打工,目前在三亞龍嶺路一超市當保安,每月工資為1600元。“6月21日,我的小舅子黃奕忠到居住在三亞河東路月川老乾區的大姐家住宿。當日18時許,轄區月川派出所數名警務人員在巡邏時,在月川新市場處遇見黃奕忠,因為他看上去像吸毒仔,懷疑他是吸毒人員,竟莫名對其進行毆打,隨後將其帶回派出所進行驗尿。”林先生說,21日19時許,派出所民警在對黃奕忠進行尿檢後,將他送至其大姐家中。
  “我們當天見到黃奕忠時,他臉色非常難看,已無法正常行走。黃奕忠告訴我們,他是被月川派出所的警務人員打傷的。”林先生說,得知該情況後,他和家人隨即將黃奕忠帶至派出所瞭解情況。當天20時許,兩名協警陪同黃奕忠的親屬將其送至三亞市農墾醫院進行檢查治療,並墊付了相關住院費用。黃奕忠被送至醫院時,已無法開口講話。“6月22日上午,一名協警再次到醫院墊付了5000元醫葯費,之後派出所陸續墊付了相關治療費用,目前我們所知的治療費用共15000元都是由警方墊付的。”林先生說。
  “他們懷疑我吸食毒品,數次用拳頭打我腹部”
  6月28日下午,記者在三亞市農墾醫院外科病房見到了黃奕忠。黃奕忠說,6月21日上午,他趁著休息時間,到三亞灣路一酒店應聘保安,中午在月川新市場一飯店吃午飯。“之後我到月川老市場一網吧上網,當天16時30分許,我大姐打電話讓我早點回家吃晚飯,當天18時許我離開網吧。”
  “我經過月川新市場時,突然從背後衝過來幾個人,他們直接把我摁倒在地,隨後開始對我進行搜身。”黃奕忠說,當時他問對方什麼事,但對方並未回答,也沒有表明身份。“其中1人說先搜我身上有沒有刀具,沒搜到刀具後,將我的錢包、手機、香煙等物品搜走。”黃奕忠說,之後對方幾人要求他不要動,並未說其他話。
  “因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其間我有過掙扎,但我剛一掙扎,就被人用膝蓋朝我腹部猛地頂了兩下,當時我感覺腹部一陣劇痛,差點說不出話來,對方看我表情有些痛苦,對我說‘你別裝’。”黃奕忠說,之後有人用拳頭對他的腹部進行擊打。“對方4個人把我帶到月川新市場一幼兒園附近時,其中一人問另外幾人有沒有手銬,那時我才意識到對方可能是派出所的警務人員。”
  黃奕忠說,由於沒有手銬,對方隨後找來一條白色的繩子,將他的雙手綁在背後,之後將他帶到一輛紅色轎車上。“去月川派出所的途中,有兩人在車上問我有沒有吸毒,我回答說沒有,對方說‘你這麼瘦,不吸毒,你騙誰?’之後其中1人朝我腹部打了1拳,再次問我有沒有吸毒,我說從來沒沾過毒品,對方說‘馬上到派出所了,看你還敢胡說’。他們懷疑我吸食毒品,竟數次用拳頭毆打我腹部。”黃奕忠說。
  “希望警方早日還我一個公道”
  黃奕忠說,他被帶到月川派出所門口時,有一名穿警服的協警問“他是幹嘛的?”幾名打人者回答稱“可能是吸毒的。”隨後他被帶進派出所進行尿檢。“檢查結果顯示,我並沒有吸食毒品。隨後幾名警務人員問我家住在哪裡,說準備把我送回家。”黃奕忠說,之後對方開著那輛紅色轎車把他送至月川老乾區。其間,他腹部疼得厲害,但對方始終不管不問。
  “對方把我送至月川老乾區後便開車離去。當天19時許,我打電話告訴我姐,說我被派出所警務人員打傷了,原因是對方懷疑我吸毒。”黃奕忠說,當時他疼得幾乎說不出話來。“我姐夫等人趕過來後,撥打了110報警電話。”黃奕忠說,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在詢問他的情況後,讓月川派出所的值班人員給他回了電話。
  “回電話的值班人員稱,既然我已經被放了出來,就沒必要再撥打報警電話。當時我很氣憤,我問對方難道我就該白白被打嗎,對方隨即掛斷了電話。”黃奕忠說,他姐夫等人隨後把他帶至月川派出所討說法,當時他疼得說不出話來,之後陷入半昏迷狀態。
  “我因為經常熬夜上網,所以身體較為消瘦,但我從未沾染過毒品,以前我曾被其他派出所調查過一次,他們也懷疑我吸毒,但那次並沒有人打我。”黃奕忠說,月川派出所的警務人員太野蠻了,他對此感到非常氣憤,他現在仍可以辨認出打人者。“目前三亞市公安局河東分局紀檢部門已找我做了調查筆錄材料,法醫鑒定結果還沒有出來。因懷疑我是吸毒人員,就莫名將我打傷,我真的太冤了,希望警方早日還我一個公道。”黃奕忠說。
  記者瞭解到,經院方診斷,黃奕忠的傷情為肝挫裂傷,目前已脫離危險,恢復情況良好。
  6月22日晚,記者趕至月川新市場對黃奕忠被打一事進行採訪。目擊者符先生說,21日18時許,他下班後騎電動車經過月川新市場一幼兒園附近時,看到眾多圍觀者將道路堵得水泄不通。“現場不少圍觀者稱派出所在抓捕吸毒人員。”符先生說,因他站在外圍,並未看到民警是否動手打人,他只知道當事人隨後被帶上一輛紅色轎車離開了現場。
  據事發地點附近一店鋪老闆介紹,事發當日,她正在店里經營生意,看到店外圍了很多人,她才出來瞭解有關情況。“當時,幾名穿著便裝的警務人員將一名男子摁倒在地,其間,該男子試圖反抗,其中一名警務人員用膝蓋對該男子腹部進行擊打,該男子隨後不敢再反抗。”該店鋪老闆說,“當時我們都以為該男子是竊賊,後來聽別人說是吸毒人員,具體的情況我們就不知道了。但不管是不是吸毒人員,警務人員都不應該打人。”
  目擊者:一名警務人員用膝蓋對該男子腹部進行擊打
  日前,記者來到月川派出所採訪,該所相關負責人稱,6月21日下午,該所警務人員確將當事人黃奕忠帶回派出所進行尿檢,並於當晚派人陪同黃奕忠親屬將其送至醫院治療,黃奕忠是否被派出所警務人員打傷,目前尚無定論。“我們已將此事上報至三亞市公安局河東分局紀檢部門,紀檢部門已介入調查,具體情況目前還不方便透露。”該負責人說。
  該負責人表示,如果記者想進一步瞭解相關情況,需經三亞市公安局批准。記者隨後聯繫了三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並提交了採訪提綱,但至今仍未得到相關答覆。近日,記者再次致電三亞市公安局欲瞭解此事的調查進展情況,相關負責人表示,三亞市公安局及河東分局領導對此事高度重視,目前當事人黃奕忠的傷情鑒定結果尚未出爐,警方正在對此事展開進一步的調查,具體情況目前還不方便透露。
  警方:正對此事展開進一步調查,具體情況不便透露  (原標題:男子看上去像吸毒仔被打傷帶到派出所驗尿)
創作者介紹

Sean Penn

ce11cexr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